第七章

    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

    医护人员走后,元霆立刻质问何书晏。

    她的反应太不寻常了,以前绝对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何书晏看了元霆一眼,轻叹口气告诉他:「其实,在翔翔走后,因为无法接受他过世的事实,皓萸看了很长一段精神科医师。」

    「精神科医师?」元霆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「嗯,应该可以说是忧郁症吧。她一直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伤中,走不出来,完全没有求生意志,不想上班、不肯吃饭,就是——整个不想活了。我见她这样很难过,就强押着她来看医生。」


    「后来治疗了…段很长的时间,她才慢慢恢复正常.像以前一样,能够正常上_F班、正常生活。但是,她从此变得很怕接近小孩子,或许是因为那会让她想起过世的翔翔,所以大家也不敢在她面前提起怀孕或者孩子等话题,就怕又引发她的心病。她没怀孕都这样了,要是再让她怀孕生子,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,所以我刚才才会那么说,因为我怕她根本没办法撑得过去!」

    「我完全不知道……我……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元霆错愕地跌坐在病床边,双肩颓丧地垮下。

    她是他最爱的妻子,也是他发誓要疼爱保护一辈子的女人,但他却在完全不了解她痛苦的情况下,就偷偷设计让她怀孕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只是有一点恐惧,以为有了孩子她自然能够接受,绝对没有问题。他不知道她为了他们孩子的死,独自在黑暗中挣扎那么久,他只是很自私、很自以为是的认为他们该有个孩子,于是便擅自决定让她怀孕。

    他说要爱她宠她,却再次把她逼入绝境——

    「老天……」元霆将脸埋进手心里,懊悔地深深自责。

    他到底还要伤她几次?

    「总经理,你也别担心。或许只是我想太多,搞不好皓萸会接受自己怀孕的事也说不定。」

    见他难过自责,何书晏没怪他,反倒安慰起他。

    元霆不说话,只是难过地默默摇头。

    即使颜皓萸没事,他也无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他总是一再的伤害她,他真的有资格爱她吗?

    「总经理,这时候请你一定要坚强。现在你是皓萸唯一的精神支柱,要是连你也撑不下去,你要皓萸怎么办呢?」何书晏有点气恼地责备道。

    元霆缓缓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中浮现一抹感激,「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」

    何书晏虽是他的情敌,但却帮了皓萸好多,不管过去和现在,元霆都衷心感谢他。

    「别客气,或许磨难从这一刻才开始,但是请你好好坚强起来。」

    「我会的。」元霆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这时,病床上有了动静,颜皓萸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「晤……」颜皓萸眨动眼皮,元霆和何书晏同时关心地靠过去。

    「皓萸!」

    「元霆?书晏?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啊,我又为什么在这里?」

    颜皓萸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,立刻弹坐起来,显得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「你别乱动,当心肚子里还有孩子。」元霆见她动作很大,怕她伤到自己跟孩子,连忙提醒她小心点。

    「孩子?」颜皓萸愣了愣,接着噗哧笑了。「讨厌!你在说什么啊,我怎么可能怀孕?」

    她的反应,让元霆和何书晏双双一愣。

    「皓萸,你……忘了吗Z在你昏倒前我告诉过你啊,你已经怀孕了。」元霆惊讶地告诉她。

    元霆这么说,让颜皓萸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怀孕啊,你为什么要一直说我怀孕?」

    「你真的不记得了,那么你记得自己昏倒,被送到医院来的事吗?」何书晏也小心翼翼地刺探。

    「就是不记得了,才会问你们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。」颜皓萸有点不耐地鼓起小嘴。

    「你们好怪喔,于嘛一直用那种惊讶的表情看着我?」她又没多长出一颗头元霆和何书晏转头对看一眼,知道事情这下不妙了。

    「我去找医生来!」

    何书晏二话不说,立刻拔腿往外跑。

    「医生,我的妻子到底怎么了?她为什么会突然失去记忆呢?」检查过后,元霆焦急地询问医师。

    「元先生,尊夫人并没有失去记忆。」

    医生的话,又让元霆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「你说什么?可是关于怀孕的事情,她明明全部都不记得了!」

    他真的被搞糊涂了。

    「不知道元先生有没有听过一种名词,叫做「强迫性遗忘」。」

    「强迫性遗忘?」

    「医学上称为遗忘症,这和整段记忆完全丧失的失忆症不同,是属于一种精神官能上的疾病。这是因为病患无法面对心理的威胁与冲突,而往潜意识层逃避,企图脱离现实生活所导致的解离反应。简单来说,就是病患将与想逃避的事物有关的记忆,全部或选择性遗忘的病症。」

    「你的意思是,皓萸她并没有失忆,只是她无法接受自己怀孕的事实,所以潜意识里逃避相关的记忆。」

    「没错?就像您所说的。因为元太太不肯接受怀孕的事实,所以潜意识里催眠自己并没有怀孕,这样所有和怀孕相关的记忆,就被她的大脑自动删除了。」医师补充说明。

    「那么要怎么样才能治好这种遗忘症呢?」元霆又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「目前尊夫人怀有身孕,还不适宜长期服药,等孩出生后,可以配合一些药物治疗,情况应该会好转,但若说到痊愈,我们谁也不敢保证。」

    「连你们也不敢保证?」元霆的心沉到了容底。

    「身体生了病可以靠医生,但心病只能靠自己。目前我们所能做的,就是尽量减少刺激她,她不愿想起的事,就不要强迫她去想,等她平静下来,能够自然接受事实之后,或许就有慢慢复原的可能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……谢谢您。」

    医生走后,元霆心事重重地走回病房。

    颜皓萸见到他回来,又恢复原本可人的小女人姿态,在病床上对他嘟嘴撒娇,「元霆!我想回家,不想躺在这里了,你带我回家好不好?」

    元霆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,心中霎时好柔软。

    他知道无论她将来变成什么样子,他都会陪着她。水远不会离弃。

    「好,我们回家。」

    他上前握紧她纤瘦的小手,蓦然鼻头一阵发酸。

    未来不管发生什么事,他与他们的家,都会是她的依靠。

    ☆☆☆

    出院之后,颜皓萸很快的恢复健康,个性完全像从前一样,温柔可人、善体人意,工作能力也没受影响,但是对于怀孕之事,却是忘得非常彻底,半点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不起来,元霆也不会逼她,既然她不愿想起那就别去想,他只要她好好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日子,很快恢复往日的平静。

    但是有些事,却是怎么也无法「平」静的。

    某天早晨,当元霆还在睡梦中时,忽然听到一阵隐隐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为了怕妻子突然又发生什么意外,他现在已经养成习惯,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,所以他几乎是立即睁开眼跳起来。

    「皓萸?」他焦急地东张西望,却看不到她的踪影。

    「皓萸,你在哪里?」他跳下床,赤脚踩上冰凉的木质地板,慌张地开始在房内搜寻。

    「我在这里……」更衣室里传来带着鼻音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元霆赶紧奔进去,只见她抱着一件美丽的洋装,坐在地板上低低哭泣。

    「皓萸,你怎么了?」他赶紧走上前,跪坐在她面前,抚着她的脸庞温柔地问道。

    「呜呜,怎么办?我变胖了,我变得好胖好胖,连我最爱的洋装都穿不下了!你会不会嫌弃我、不要我?」

    元霆听了她哭泣的原因,顿时松了一大口气,但也有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虽然她拒绝接受自己怀孕的事实,但她的身体不会跟着欺骗自己,原本平坦的小腹一天天隆起。一开始他还能安慰她胖点没关系,他喜欢肉肉的女生。

    但是事情终于到了无法隐瞒的地步,他该怎么告诉她呢?

    「我一定是吃太多了,我最近好爱吃东西!我要减肥,从今天开始,我不要吃早餐了,晚餐也不要吃,不吃东西就不会再发胖了。」她赌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「不行!」元霆立即大声反驳。

    她与孩子现在正是最需要营养的时候,怎能这样胡来呢?

    「为什么不行?」她噘起嘴,瞪着圆圆的眼珠子瞅着他。

    他凭什么不准她减肥?她都肥得快像神猪了!

    元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想了想才说:「皓萸,你还记得上回你突然昏倒人院的事吗?」

    「记得啊。」她忘记自己怀孕,却没忘记曾经入院。

    「其实医生说,你的身体里长了个怪东西,就长在这里。」他轻按了按她凸起的小腹,一面跟她肚子里的宝宝道歉,逼不得已要说他是「怪东西」。

    他用权威的语调说:「医生说这是个瘤,但是现在还不能拿出来,因为他会愈长愈大,等他长到够大时,医师才会开刀取出来。」

    元霆瞎掰着自己也觉得很扯的理由。

    「我长了瘤?」颜皓萸震惊地瞪大眼。她怎么会长这种怪东西呢?

    「你不要担心,这是对身体无害的,愈来愈大也是正常的,只要将来开刀取出来,就能够完全康复。只是医生说,你现在需要补充多点营养,不然会被这颗瘤打倒。所以你得多吃一点,等到动手术时才有体力,知道吗?」

    「那为什么不现在就把这颗瘤割掉呢?我是长瘤又不是长西瓜,难道还要等到它成熟了才割吗?」颜皓萸气嘟嘟地问。

    「呃……那是因为你现在身体还没养好,还不适宜动手术,必须等你的身体补足营养,能够承受手术的风险了,医生才会帮你开刀。」

    「是吗?那还要等多久?」

    「放心,最久不会超过半年,这颗瘤很快就会不见了,所以你再忍耐一下,赶快让自己变得健康,才能尽快动手术。」

    「噢。」颜皓萸半信半疑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,元霆总算暂时骗过颜皓萸,让她跟肚子里那颗球和平共处。

    只不过,平静一阵子后,又有新的问题产生……

    夜里,元霆睡得正沉时,忽然身后伸来一根手指,怯生生地戳戳他。

    「元霆?」细嫩的嗓音略带哭音地喊道。

    「嗯?」元霆好梦正酣却被吵醒,痛苦地撑开一边眼皮,鼻音浓重地问:「什么事?」

    「我想……我快要死了。」他身后的小女人太过悲伤,已经济然泪下了。

    「什么?」元霆立即清醒,飞快弹坐起来,紧张地打量她。「你怎么了?」

    「它……会动。」

    「啊?」元霆张大嘴,完全无法反应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才刚开机,现在还在缓机当中。

    「我肚子里那颗瘤,会自己动来动去。我想我一定是病得快要死了……呜呜,元霆,我死之后你可以再跟你喜欢的女人结婚,不然你一个人留在世上好可怜……呜……」说到末了,还伤心地哽咽一声。

    「你在说什么啊?」元霆差点很没同情心地爆笑出来。

    肚子里的「瘤」会动,是因为那是正常的胎动,没有人会因为胎动而死掉的。

    「那颗瘤会动是正常的,那是因为……」元霆想了下,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,就胡乱瞎掰道:「那是因为你的身体逐渐强壮,这颗瘤营养很好,才会有移位的现象。这表示情况发展得很顺利,很快就可以进行手术了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吗?」颜皓萸傻愣愣地问。

    瘤会动真的是正常的吗?

    「没错的。我问过医生,他是这么说的,所以你别担心,安心地养好身体。」

    先前元霆曾经问过医师,该怎么解决她对怀孕现象所产生的疑惑,医师说因为她有逃避怀孕这个事实的倾向,所以举凡与怀孕有关的事,她都会想办法以「合理」的想法来解释它,好让她相信自己并没有怀孕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连十岁小女孩都骗不倒的荒谬答案,却可以轻易骗倒颜皓萸,正是因为她潜意识里宁愿被欺骗。

    看着她发愣时可爱的脸庞,元霆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「过来。」他对她招招手,把她搂到身前来。「你说肚子会动,我替你看看是不是真的在动。」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,再过四个月即将生产,元霆的神经一天比一天更紧绷,有时连作梦都会梦到她突然生了。

    颜皓萸靠在他的胸膛上,乖乖挺起肚皮让他「检查」,元霆才刚把手放在肚子上头,肚皮立刻传来好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「是真的!」元霆惊喜地大叫。「他真的在动!」

    「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嘛。」颜皓萸用「你现在才知道」的眼神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「等等,我听看看。」

    元霆像个傻爸爸般,把她的睡衣撩起来,将脸贴在浑圆紧绷的世皮上头,仔细聆听宝宝在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孩子好像在里头拳打脚踢,不知是小拳头还是小脚滑过肚皮,踢中他的脸。

    「啊,他踢我!皓萸,你看,宝宝踢我!」元霆兴奋地抬起头,对着颜皓萸高嚷,但——

    颜皓萸用一种茫然的眼神看着他,好像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元霆顿住,狂喜的笑容霎时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他忘了,她现在还是没办法接受怀孕的事实,所以她的脑子会自动过滤情报,把跟孩子有关的任何资讯全部删除,好坚定「自己没有怀孕」的念头。所以无论他怎么说,这些话都没办法真正传达到她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提起宝宝,她就会变成又聋又哑的暂时性残障者。

    他的心底有着很深的失落,因为她无法与他共享即将为人父母的喜悦,但是他没有怨尤,他相信被囚禁在潜意识里的她,也是同样痛苦不堪,而让她落入今天这步境地的人,是自私的他,他有什么资格伤心抱怨呢?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便释怀了。

    「睡吧!我唱歌给你听。」

    他张开手臂,把颜皓萸抱回怀中,一只大手搁在她的肚子上,轻轻地哼着歌哄她入睡。

    他的嗓音低沉有磁性,哼着英文老歌的旋律悠扬动听,不只颜皓萸很快听得昏昏欲睡,她肚子里的宝宝也停止拳打脚踢,逐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好孩子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夸赞道,不自禁扬起笑容。

    他最爱的妻子和孩子都在他怀中,他的人生已经满足了。

    ☆☆☆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颜皓萸的肚子愈来愈大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正常上下班,因为她「不知道」自己怀孕了,当然不可能乖乖在家待产。

    公司里的同事都已经知道她的症状,所以都很配合地假装她没怀孕,只是「生病」了。大家都非常照顾她。只要稍微粗重的工作,都会抢着帮忙做。

    而随着颜皓萸的临盆之日逐渐逼近,元霆的行程表也和以往不同,出差、应酬一律推掉,即使外出签约开会,也随时电话监控,要不就尽量改在自家公司进行,免得妻子生产时他无法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不只行程表改变,他整个人也变得紧张兮兮,好像一颗点燃引信的炸弹,随时要爆开来。

    这天他在会议室里开会,这是离颜皓萸的办公室很近的一间会议室,所以他的神经格外紧绷。

    「啊——」

    会开到一半,忽然听到外头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,他心一凛,顾不得会议室里有几十个人诧异地看着他,当场就起身往外冲。

    「怎么回事?是不是皓萸她——」

    他的话猛然停住,因为他看到一个年轻的女职员狼狈地趴在地上捡档案夹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总经理,我把档案夹全弄翻了。」女职员猛道歉。

    「……下回小心点。」

    浑身绷紧的元霆霎时无力了,转头回到会议室。一会议继续进行,没多久,外头又传来第二声尖叫。

    「啊——」

    他又立刻推开椅子往外冲。

    这回看见一个鼻子红肿的女职员,捂着脸泪眼汪汪地说:「总经理,我不小心撞到柱子了,对不起。呜,好痛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下回小心点。」

    他有点恼火了,但还是忍住气,叮嘱了声便僵硬地回到会议室。

    然而没多久,外头又传来更响亮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这回他真的火大,这些迷迷糊糊又笨手笨脚的女职员,到底是要出几次差错?她们这样闹,他还要不要开会他推开会议室的门,怒气冲天地大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「你们在搞什么?难道就不能当心点——」

    「报告总经理,颜特助突然肚子痛,好像快生了!」他话没说完,就有人上前慌张地报告。

    「什么?」元霆比大家更慌。

    即使早已在心中排演过几十遍、几百遍,但真实情况一旦上演,他还是乱了手脚。

    「快!快叫计程车,我要送她去医院——不对!不能叫计程车。万一计程车司机拒载怎么办?开我的车!请人帮我把车开上来,快!」

    元霆一边往颜皓萸的办公室冲,一边急促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有位有生产经验的女职员提醒他:「总经理,这时候还是叫救护车比较好吧?羊水已经破了,再不赶快处理,孩子可能会被感染。」

    「救护车?」他都忘了还有救护车。「好!那快叫救护车,我等会儿就直接抱她下楼。」

    说完,元霆笔直往颜皓萸的办公室冲。

    一到她的办公室,大家已经乱成一团,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般乱糟糟,颜皓萸脸色苍白地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,何书晏则在旁边不断安抚。

    「皓萸!」元霆高嚷着,何书晏立刻识相地退开。

    「你觉得怎样?」元霆跪坐在她身旁,心疼地抚过她布满汗珠的额头。

    「元霆……」颜皓萸虚弱地睁开眼,看见他眼泪立刻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「我怎么了?我肚子好痛……那颗瘤是不是爆开?」

    元霆很想大笑轻斥她胡思乱想,但是他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「没有的事!我们马上去医院,医生会帮你把他取出来。」元霆弯下腰,把她抱起来。「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,你别怕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

    其实颜皓萸还是好怕,但是有他在身边,她真的觉得不那么可怕了,只要他在身旁就好了。